你的位置:山东东艺数字科技有限公司 > 演出案例 > 微商还是传销? 揭秘22天敛财跑路的“杀猪盘”
微商还是传销? 揭秘22天敛财跑路的“杀猪盘”
发布日期:2022-07-26 16:33    点击次数:56

  微商还是传销? 揭秘22天敛财跑路的“杀猪盘”

  作者: 乐琰

  [ 据天眼查不完全统计,截至2022年3月15日,我国目前共有17346家微商相关企业。 ]

  一直单身的吴芳兰怎么也不会想到,在自己50多岁的时候会遇到一个嘘寒问暖的男子,正当她以为“幸福来敲门”时,却发现其实是陷入了一个“杀猪盘”。这个对自己“有好感”的男子让她加入微信群代理商品,当吴芳兰投资后,仅22天,这个深情款款的男子就消失不见了。

  吴芳兰遇到的“杀猪盘”在不少以微商为概念的社群内屡见不鲜。第一财经记者近期深度调查“杀猪盘”套路,揭秘那些五花八门的敛财陷阱。

  情感突破口

  吴芳兰一直未婚,与年近九旬的父母住在一起,从事行政工作的她空余时间较多。“我父母年纪大了,我打算给他们换一套带电梯的新房,手里攒了十几万元,是打算换房时用的,可是没有想到遇见了他。”吴芳兰对第一财经记者回忆道。

  她说道,自己有一天突然被一个自称“庆哥”的人加微信,对方表示是自己的女儿不懂事,误加了(她微信),并表现出歉意和极为诚恳的态度。

  彬彬有礼的“庆哥”很快获得了吴芳兰的信任,原本就有大把空闲时间的她很快和“庆哥”变成了“挚友”。“庆哥”会每天嘘寒问暖,一天内要和吴芳兰如同三餐饭一般问候3~4次,在“庆哥”的朋友圈,吴芳兰经常会看到他分享宁静而高端的生活环境,还时不时会看到“庆哥”的各类荣誉证书。这让吴芳兰加深了对“庆哥”的信任和崇拜。吴芳兰对于“庆哥”的情感也随着每天的网络接触而升级,比如后来她了解到“庆哥”是因为妻子出轨而离婚,现在一个人带着女儿,而且对于前妻态度宽容,对孩子温和,却又有些身为单亲父亲的不知所措,吴芳兰甚至对“庆哥”生出一些怜悯之心。

  “他有一次喝多了,说是把孩子放在家后又出去喝酒了,就孩子一人在家,把脖子卡在阳台了。我当时是真为他担心,还苦口婆心地教导他如何与孩子沟通,现在想来真是好笑。”吴芳兰说道。

  22天“割韭菜”

  接触一段时间后,“庆哥”开始进入正题——卖货。

  “他邀请我进群,群里200多人,我当时想怎么刚建群就200多人,他还真有人脉啊!群里的人都是对他一通赞扬,后来我才知道,这个群里有一半以上的人都是托儿。可当时我深信不疑。群里的主题是臻源国际全国品牌合伙人,愿景是将流量变现、成交、转化和长期服务。比如百城联动,万群直播,每日推送至各大全国品牌合伙人微信群里,帮扶品牌合伙人组建团队、裂变团队和实现变现。”吴芳兰对第一财经记者透露。

  “庆哥”会以各种话术来让人成为所谓的代理商销货,分为联合创始人、联合总裁和联合合伙人,合伙人根据不同区域来划分市级合伙人、县级合伙人和区级合伙人。

  这些所谓的不同级别其实是让进群者进行交费,费用越高则代理级别越高,根据“庆哥”的说法,级别越高则能以越低的价格拿货,继而获得更高的销售利润。

  “销售的货品大多是美容保健品,以一种单价338元的胶原蛋白肽为例,交2万元是联合合伙人,可以每盒188元价格进货;交5万元是联合总裁,可以每盒176元进货;交10万元是联合创始人,可以每盒158元价格进货。还号称首次拿货10万元,可赚纯利12万多,拿货5万元可赚6万多元,拿货2万元则可赚取2万多元。且代理名额有限,要求大家抓紧时间抢名额。”吴芳兰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自己最初并不愿意卖货,因为觉得自己并没有人脉也不懂销售,可是架不住“庆哥”的一再怂恿,加上“庆哥”还推出了一系列的培训来教导大家销货,于是自己就开始买货销售了。

  然而,吴芳兰根本没有任何商圈的人脉,也不懂营销之道,花了10万多元进货后,基本难以销售。更令吴芳兰没有想到的是,在交费不久后,“庆哥”就表示自己生病了,且之后还有其他事务要处理,突然之间解散了聊天群,之后吴芳兰就再也联系不上“庆哥”了。

  “他消失的那一刻,我突然意识到自己被骗了,后来我找到了一些和我情况类似的人,大部分都是单身中年妇女,这个‘庆哥’对所有人说的话都如出一辙,从误打误撞相识、通过女儿的问题来探讨人生、每天关怀备至、进群、卖货、散群到人间蒸发,而从建群开始忽悠到散群消失,差不多22天。这个‘庆哥’有一套自己的模式和节奏。” 吴芳兰说道。

  “我们买入的美容保健品根本销售不出去,他却消失了,从几万元到十几万元投进去后血本无归的人不在少数,有些人后来都抑郁了。现在看来,这就类似一个‘杀猪盘’,即利用网络交友, 人民警察纪律条令诱导人们投资,骗取钱财。”吴芳兰对第一财经记者苦恼地表示,自己至今都不敢告知父母实情。

  成功的诱惑

  与吴兰芳不同,李美华遇到的则是另一种情况。

  “我老家在江西,家庭条件并不好,上有老下有小,还有生病的丈夫,全家几乎就靠我一个人打工赚钱。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在线接触到了一个学习平台‘智汇盟’,说是可以在线学习,提升自己,继而获得赚取财富的机会。我的学历不高,懂的知识也不多,我觉得我需要提升,这样才可以有更好的前途,赚更多钱来养家。” 李美华说。

  她向第一财经记者描述道,智汇盟主要是购买其课程,最低的是131元,之后有1331元的课程,甚至还有3万元的课程。

  “这些课程大多是教你如何做社群管理和网络营销,我购买课程后,每天都在学习,甚至还一口气买了好几个手机,根据其教授的方法来同时经营好几个社群,每天都很忙碌,一天睡不了几个小时。然而所谓的社群经济并没有太大效果。但是我却因此投入了很多钱,我成为学员后,智汇盟会让我推荐新学员加入,我觉得就是类似拉人头,如果拉人成功则会给我奖励。”

  据李美华介绍,“根据他们给我的规则,成为‘弟子合伙人’可以终身免费参加线下五门课程,比如《引爆演说力》课程价值39800元、《引爆生命愿景》课程价值39800元、《引爆商业智慧》课程价值39800元、《引爆领袖使命》课程价值59800元和《天王天后密训》课程价值99800元。‘弟子合伙人’拥有对智汇盟产业联盟的代理资格,‘黑钻合伙人’直推12名‘黑钻合伙人’,除了直推奖励,额外获得2倍现金回本,一次性奖励6万元;‘金钻合伙人’除了直推奖励以外,额外获得2倍现金回本,一次性奖励20万元。一开始觉得听上去好像很赚钱,但等我投入了十几万元去买课和成为合伙人后就发现,拉人太难了。后来我和智汇盟协商退款,他们退了40%的费用给我,等于我损失了大部分。我当时是刷信用卡借钱购买的,现在搞成这样,我还欠了7万元。”如今谈起这些经历,李美华欲哭无泪。

  相比情感和利益,何菲则是因为需要成就感而“入坑”。何菲是个年轻的宝妈,她最初是为了减肥,以及获得更大的人生成就感而参加了一个百万级粉丝的网红号微商,开始购入减肥奶昔并进行在线销售,以卖货提成方式运营,然而其货品滞销,2年多时间还未卖光,目前仍囤着1.2万元的货,但那个百万级粉丝号已经停止了平台更新,无法联系到人,退款无门。

  “囤着的1.2万元货,我就当花钱买教训了。希望其他人不要再跟进这类微商了。”何菲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如何维权?

  吴芳兰提供的材料和企查查信息显示,“庆哥”黄国庆是福州思新博供应链科技有限公司的监事,但目前该公司经营异常,登记的住所或经营场所无法联系到人。“我们也有一些被忽悠的消费者去了福州找‘庆哥’,但已经人去楼空了。”吴芳兰透露。

  第一财经记者根据企查查公开信息试图联系福州思新博供应链科技有限公司,但其公开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在“庆哥”消失之后,吴芳兰尝试联系产品提供方——臻源品牌,对于“庆哥”纠纷事件,厦门臻源国际贸易集团有限公司、臻源医(福建)生物医药科技有限公司和厦门市金海莱食品科技有限公司联合发表声明称:“2020年10月,福州思新博供应链科技有限公司与厦门市金海莱食品科技有限公司签订委托生产加工合同,委托为其生产饮品。因福州思新博供应链科技有限公司没有现成商标,故免费借用臻源医(福建)生物医药科技有限公司旗下‘臻源国际’商标在产品包装上合法使用;在合作过程中,陆续接到消费者来电询问与投诉,反馈有人以臻源国际法定代表人及股东黄国庆名义在市场上进行销售、招商,经确认为福州思新博供应链科技有限公司销售人员在销售过程中所为。在得知此事时,我司第一时间告知对方立即停止假借臻源国际及关联方名义对外进行产品销售、招代理商等违法行为以及违反商标授权书的行为。”

  声明进一步指出:“我司厦门臻源国际贸易集团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刘其伟,网络以及各渠道相传的‘臻源国际法定代表人黄国庆’均为虚假言论,黄国庆并非我司及关联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股东以及工作人员;我司(厦门臻源国际贸易集团有限公司)及关联企业臻源医/金海莱与福州思新博供应链科技有限公司均为相互独立的法人主体,且我司及关联企业均不参与福州思新博供应链科技有限公司任何形式的销售、招商等工作;我司未通过微信、网络聊天室、直播社群、直播平台及其他社交软件等渠道,引导大家发展以下业务(以任何形式的资金盘、投资者投资、购买股票、金融理财产品、现货、期货等引导投资者投资)。”

  “简单而言,就是‘庆哥’不见了,而臻源品牌方表示事不关己,其从来没有涉及任何微商销售行为。我们已经报警了,等待警方的进一步调查结果。”吴芳兰气愤地说。

  李美华所投诉的智汇盟目前还在正常经营,据其官方介绍,智汇盟教育成立于2017年,是上智汇海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的子品牌,平台从即兴演说教育起步,又相继研发出微信社群营销教育、创业与商业思维和领导力培育,致力于打造一个公众演说力、生命原动力、商业智慧、领导力、招商带货、社群运营等综合素质提升平台。

  第一财经记者联系智汇盟平台,谈及授课和奖励,其平台工作人员表示,目前一切授课都在正常进行,课程分为不同费用和等级,交费成为学员学习后,如果能推荐新学员购买课程,那么智汇盟会给予推荐者一定的奖励。“我们仅仅是给推荐者奖励,并没有多层级返利,不是传销。至于退款,我们的规则是写清楚的,在超过一定时间后若要退款则只能退40%。我们都是合法经营的。”上述工作人员表示。

  企查查信息显示,广东上智汇海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持股60%的股东是邹女英,持股40%的股东是付昱。两人此前以同样股比持股的广东智汇盟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已经被注销,该公司在注销前被广州市番禺区市场监督管理局予以20万元的处罚,处罚事由是“公平交易违法行为,广告违法行为”——2019年7月29日,广州市番禺区市场监督管理局人员依法检查,发现当事人在经营场所张挂“智汇盟发展历程”的宣传海报中有“2018年3月一周年,达成10万学员,平台估值4亿,2018年12月启动上市战略,2019年3月两周年,平台达成24万学员,平台估值15亿”等字样宣传海报的行为,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相关规定。

  有法律界人士分析,臻源方面的声明撇清了与“庆哥”的关系,如何处理思新博供应链科技有限公司,还需等待相关部门的进一步调查结果。而智汇盟目前是正常经营的,如果的确不涉及多层返利,那么严格意义而言难以定义为传销;退款的规则是其与消费者双方约定的,若有合同则应该遵照合同来看,但企业方应该对于退款这类关键信息予以重点提示。此外,虽然之前注销的广东智汇盟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涉处罚,但现在的新公司并未发生这类处罚,其现在是否涉及违规,还需要进一步调查。

  这几年,因微商而引发的纠纷层出不穷。2021年5月,福建省福州市鼓楼区检察院批捕了一起特大网络电信诈骗案,已到案犯罪嫌疑人70余人,涉案金额高达1000余万元,被害人多达1000余人。

  石家庄市裕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在2021年12月给“李旭反传销团队”《查证函》的回复中表示,该局在2021年6月5日已对达尔威涉嫌传销进行立案调查,“因其利用金融机构转移或隐匿涉传销资金,该局已依法申请人民法院采取保全措施,目前案件在进一步调查中”。公开信息显示,达尔威贸易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林吉荣(即知名演员林瑞阳),公司旗下拥有日化用品品牌“TST庭秘密”,由林瑞阳、张庭夫妇于2013年创立,以化妆品、护肤品为主打品类,并主要通过线上商城“庭秘密App”和线下实体店的O2O方式进行产品销售。

  据天眼查不完全统计,截至2022年3月15日,我国目前共有17346家微商相关企业,其中,2020年为微商相关企业注册量爆发的一年,年度注册量达12276家,为历年最高。从企业注销吊销趋势来看,近五年来微商相关企业注销吊销量波动增长,从2016年的12家,增加到了2020年的65家。天眼查风险信息显示,近5%的微商相关企业曾发生过经营异常。从微商相关企业法律诉讼信息来看,微商行业关联的法律诉讼量较大,2020年达6226条。

  “以前是实体的传销,后来变成异地和线上的传销,而传销要符合有入门费、多层级返利和问题商品几大特点。正常的电商是有合格产品、无入门费且无多层级返利的。随着互联网的发展,现在有很多打着微商旗号的人在网络上进行一些违规操作,而且不一定会多层级返利,有些就是集中‘割一波韭菜’的‘杀猪盘’,他们是单层返利,看起来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传销。手法则从单纯的利诱,演变到情感营销等多种方式。” “李旭反传销团队”主要发起人李旭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据他介绍,“这些‘做局’的人很懂得迎合大众心理。我们一定要注意,但凡告诉你赚钱很容易、无事献殷勤者,要保持一定的距离。同时,也呼吁相关部门加强监管和处罚力度。”

  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去年12月发布的《法治市场监管建设实施纲要(2021—2025年)》要求加强重点领域监管执法,加大打击传销力度,借助技术手段甄别新形势下以电商、微商、消费返利等名义开展的新型传销行为,依法查处直销违法违规行为。

  按照职责分工,依法督促网信企业落实网络安全主体责任,履行法律规定的安全管理责任;加强对商业秘密、个人隐私、个人信息等的保护。梳理影响经济社会发展以及群众反映强烈的突出问题,开展集中专项整治。对潜在风险大、可能造成严重不良后果的,加强日常监管和执法巡查,从源头上预防和化解违法风险。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吴芳兰、李美华和何菲均为化名)

  声明:新浪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