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山东东艺数字科技有限公司 > 演出案例 > 贴牌白酒卖千元,能否拯救这家上市公司?
贴牌白酒卖千元,能否拯救这家上市公司?
发布日期:2022-08-01 13:48    点击次数:168

来源 | 深蓝财经

作者 | 杨波

在酱酒热潮中,去年一家生产瓶盖和做园林工程的公司跨界进入了酱酒行业。随即引发股价暴涨,成为一时的妖股。这家公司就是中锐股份。

这些不同寻常的暴涨暴跌背后,究竟隐藏着哪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1

跨界进军“酱酒”

深蓝财经通过工商信息查到,贵宴樽酒业(上海)有限公司成立于2021年9月9日,注册资本2亿元。其中,上市公司中锐股份持有90%的股份,上海睿华众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有10%的股份。

而上海睿华众的合伙人有两个,分别是贵宴(江苏)酒业投资有限公司认缴80%的出资额,舒国华认缴20%。贵宴(江苏)酒业由中锐股份100%持股。

也就是说,通过上述股权安排,舒国华持有贵宴樽酒业(上海)2%的股份,中锐股份持有98%。

随后,公司注册了贵宴樽、贵宴樽15、贵宴正樽、贵宴金樽等系列15个商标。

2021年11月27日,中锐股份贵宴樽酒业正式成立,同时与公司仁怀波波匠酒业达成战略合作。贵宴金樽系列产品宣告上市。

目前,贵宴樽酒发布了3款产品。分别为贵宴樽10,官方零售价799元一瓶;贵宴樽15,官方零售价1099元一瓶;贵宴樽20,官方零售指导价1999元一瓶。深蓝财经在京东旗舰店看到,目前产品销量极少。

2021年12月7日仁怀波波匠酒业公司更名为“贵州仁怀市波波贵宴酒业有限公司”!值得注意的是,更名后的波波贵宴酒业股东仍然为胡波100%持股,中锐股份及贵宴樽酒业并不持股。但是,贵宴樽酒业和波波匠酒业主要负责人互为高管,舒国华出任波波匠副董事长,胡波出任贵宴樽副董事长!

我们可以发现,在中锐股份的宴樽酒业布局里,有两个关键人物,一个是胡波,一个舒国华。什么来头?

据悉,胡波是酱酒行业的大咖,他参与打造了习酒窖藏1988、领衔打造了珍酒明星单品珍十五。其中窖藏1988更被称为“百亿级大单品”。胡波是波波匠酒业创始人、董事长。足以证明胡波在产品打造方面能力过人。

舒国华也不简单。资料显示,他担任过陕西太白酒业董事长、中粮集团中国食品公司白酒市场总监、金东集团产品研发总监、五粮液集团五粮神营销中心策划总监等职务,是酒业的实战派营销策划专家。

中锐集团此前的主要的业务版图是房地产、教育、园林、瓶盖,这4个业务。至此,中锐集团正式切入酱酒产业。

宣布进军酱酒市场后,中锐股份股价一路飙升。短短30个交易日,股价从2.65元上涨至12.95元,涨幅高达388%。目前股价已经下跌至5.28元。

然而,这一切,并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

2

“贵宴樽酒”成色如何?

为了进一步了解贵宴樽酒,深蓝财经几经寻找,并未找到“贵宴樽酒”的官方网站。在公开渠道,关于贵宴樽酒的品牌、产品介绍少之又少。

在微信公众平台,贵宴樽酒是这样介绍自己的:“贵宴樽酒业(上海)有限公司是一家综合性的酒类无界零售品牌运营公司,致力于为高品位客户提供核心产区高品质酱酒”。公司坚持以客户为导向,锐意进取开拓创新,商业模式求新求变,跨界整合,坚持“12987”传统大曲坤沙酿酒工艺,产品均由行业内出众的酿酒师和调酒师团队精心酿造调制。

目前核心卖点是:“品牌”+“产品”。这也印证了,目前公司品牌操盘人以舒国华为主导,产品操盘人以胡波为主导的思路。

由此看来,贵宴樽酒业并不是一家传统意义的白酒企业。

深蓝财经注意到,贵宴樽酒的产品包装上,出品企业是贵宴樽酒业(上海)和仁怀波波贵宴。

武汉金魁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酒类专家肖竹青透露,目前中锐股份并没有去收购当地的酒厂,是一种OEM的合作方式。这种方式让人感觉中锐股份的酱酒战略“目前只是尝试性的投入”。

肖竹青表示,因为大的品牌、大的资本都是做基地,做基地才能让消费者放心。中锐股份有酒类瓶盖业务,跟酱酒领域是有关联的,所以对“行业不陌生”。相比于外行,中锐股份至少懂整个白酒行业的基本逻辑。

深蓝财经在中锐股份的财报中看到,许多知名的白酒企业都是中锐股份的客户。

至此, 第25小时酱酒行业又多了一家“轻资产运营”的高端白酒。只是,轻资产运营的高端白酒品牌,尚未有成功的模板。

不过,贵宴樽10、15、20,并没有宣传“年份酒”、“老酒”的概念。据悉,这几款酒都是酿酒大师根据陈年基酒勾兑而来。至于基酒的年份组合,并未明示。市面上,有明确标注基酒年份比例的酱香酒,比如潭酒。

没有深厚的历史可讲,没有深厚的文化可传承,贵宴樽酱酒看起来完全是一个“全新品牌”。有业内人士认为,“白酒的护城河很高,没有积淀几乎不可能做起来”。

肖竹青告诉深蓝财经,“舒国华在行业内有丰富的人脉,有非常资深的行业经验”。他目前在布局基础工作,组建团队,大规模开展培训,“中锐股份做酱酒还是很认真的”。

对此,舒国华显然认识非常的深刻。他在头条号上表示,令人尊敬的行业翘楚茅台、五粮液,都不是一日之功一年之功。是无数人无数年艰苦卓绝的奋斗,品质过硬加苦干实干艰辛努力久久为功的结果。贵宴樽酱酒亮相,确实比当年五粮液茅台亮相在全国传播快,这是时代的进步。

3

中锐股份危局

有业内人士曾表示,中锐股份投资酱酒行业, 背后存在“动机不纯”。

根据中锐股份2021年度业绩预告,公司预计净亏损5.5-6.5亿元。2020年亏损1.79亿元。也就是说,上市公司已经连续两年亏损。如果业绩不能扭亏为盈,公司股票存在ST的风险。

亏损原因主要是因为公司预提了资产减值准备约3.5-4.0亿元。同时公司逐步收缩园林生态业务,使得园林生态业务收入较去年大幅减少约70%,存量项目基本结束,但收尾成本及各类费用仍持续发生,导致园林生态业务出现大幅经营亏损。

中锐股份表示,2018年以来,金融去杠杆等相关政策力度逐步加大,地方政府隐性债务严监管以及商业银行信用收紧,导致园林企业回款难问题愈发凸显。根据2021年三季报显示,公司目前应收账款仍然高达13.74亿元。

园林业务成了中锐股份的“烫手山芋”。

中锐股份其实就是之前的“丽鹏股份”。2018年,中锐集团旗下的苏州睿畅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6.6元/股的价格,受让孙世尧、霍文菊等合计持有的9651.70万股丽鹏股份。同时,孙世尧同意将其持有的公司股份6664.91万股所对应的表决权委托给睿畅投资行使。

至此,中锐集团顺利控制丽鹏股份,并将公司改名为中锐股份。易主后,中锐股份主动调整了业务结构,一方面做强防伪包装业务,另一方面推进园林业务的应收账款催收工作,并收缩在西南片区的业务规模。

深蓝财经注意到,2019年1月,中锐集团董事长钱建蓉曾提到,“2019年,我们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就是全面启动中锐教育进入资本市场,丽鹏股份将全面进入中锐教育时代”。

由此可见,中锐股份的最初的选项是“教育行业”。

然而,2019年以来,教育行业新政频出,风向开始变化。2019年K12培训和幼教领域遭遇强监管政策。中锐股份转型教育上市公司,遭遇不利。

2020年10月中锐股份实施了定向增发。公司以2.28元/股募集资金4.8亿元,用于华阴市城乡环境综合治理PPP等项目。中锐集团旗下苏州睿畅投资认购8772万股,限售期18个月;其余7名投资者限售期均为6个月,包括兴证全球基金、贵阳产控资本等。

令人郁闷的是,定增完成后,公司股价一路下跌,并于2021年1月13日创下近年来最低价1.99元/股。

不但中锐集团自己被“套牢”,一起出钱的朋友们也“没赚到钱”。公司提振股价的压力,可想而知。

为了提振股价,2021年初中锐股份抛出了股票回购计划。拟以不超过拟以不超过3元/股的价格回购公司1%-2%的股票,回购金额不超过6527.7万元。不过,回购计划抛出后,公司股价依然不振,市场并不买账。

屋漏又逢连夜雨。

2021年初,中央点名批评在线教育。资本市场,教育板块血雨腥风。好未来、新东方等开始暴跌。2021年7 月24 日“双减意见”正式出台。其中,学科类培训机构一律不得上市融资,严禁资本化运作;上市公司不得通过股票市场融资投资学科类培训机构等。

中锐股份“教育上市”的梦想正式“泡汤了”。

焦急写满了脸上。2021年5月18日就是非关联方定增股份解禁日,当日收盘价2.34元/股,比定增价仅高6分钱。定增资金根本“压根儿没赚到钱”。

提振股价,刻不容缓。

这便有了去年11月份的那一幕。公司宣布进军“高端酱酒”市场。股价暴涨388%。

各路股东当然不会客气,纷纷“慷慨”减持:

董事汤洪波减持499,000 股;

丽鹏股份原控股股东孙世尧减持1364.91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25%;

中锐集团旗下杭州晨莘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拟清仓减持其持有的3528.37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24%。

2020年参与定增的各路资金,也恐怕早已减持完毕。

4

酱酒是不是“救世主”?

肖竹青表示,现在做酱香酒成功需要几个前提,一是需要有雄厚的资本;二是要有私域流量;三是要建立全国的销售服务体系。因为“现在的整个的渠道已经塞满了酱香酒的库存”。指望着把酒卖给批发部,卖给代理商,现在已经没有机会了。只有私域流量才会有销售的可能性,才会有续购行为。

北京圣雄品牌策划创始人、资深酒类专家邹文武指出,目前贵宴樽酒市场情况还不清楚,消费者购买这种酒一般都是“通过圈层完成的”。

深蓝财经获悉,目前高端酱酒市场降温非常明显。

以国台国标酒为例,零售指导价699元一瓶。经销商的拿货价格是349元一瓶,但是批发价已经跌到280-300元一瓶。价格严重倒挂,经销商卖一瓶亏一瓶。

业内人士指出,前几年酱酒很热,酱酒“涨价”预期强烈。但是很多酱酒不是被消费者喝掉的,而是大量积压在经销商的仓库里。泡沫很明显。

肖竹青指出,品牌建设不是一朝一夕。高端酱香酒必须代表社交属性,代表面子消费的载体。中国目前代表面子消费的载体只有茅台酒,再往后可能就是郎酒、习酒,这些品牌都是经过了十年以上的品牌培育的。没有累积,就没办法代表社交属性,没有办法代表面子的载体,也就没有理由卖高价。所以中锐股份是一个技术性的投资还是战略性的投资,目前还看不清楚。

邹文武认为,中锐的贵宴樽酒是去年酱酒热下的产物,总体产品及品牌形象还不错,专业的团队运作和创新的模式,给贵宴樽在市场上的突破奠定了基础。

深蓝财经注意到,中锐集团旗下苏州睿畅投资持有的中锐股份76.8%的股份已进行了质押。中锐集团的核心业务是房地产开发。众所周知,2021年国家对房地产企业“三道红线”管理以来,暴雷的头部房企不计其数。

房地产行业和园林行业都是资金密集型行业,而且当下都遭遇行业寒潮。中锐集团的资金压力,可见一斑。

深蓝财经注意到,目前中锐股份账面上货币资金仅2.31亿元。如果白酒市场不能有长期的大投入,则很难有大作为。即便茅台股份公司的新品“茅台1935”,依然在CCTV《新闻联播》前的时段进行广告宣传。

路漫漫其修远兮。

舒国华在其头条号上也表示,品牌如人生,是必须经历的经历,也是必须停留的停留,时间进程可以缩短但是无法跳跃。我没有水晶球,无法预测未来;我没有金手指,无法点石成金;我也没有魔法棒,无法瞬间奇迹。事情需要一点一点的干,酒需要一坛一坛的酿。做品牌,就是做时间的朋友、成为长期主义者、做实事的公司终将穿透未来。

深蓝财经还注意到,舒国华将于3月9日为“贵宴樽酒”进行网络直播。这也开创了高端白酒总裁直播的先例。贵宴樽酱是否会进行“总裁直播带货”?拭目以待。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