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山东东艺数字科技有限公司 > 艺术协会 > 外媒记者“刁难”邓小平,问他为何总当副手,邓公一句话令人敬佩
外媒记者“刁难”邓小平,问他为何总当副手,邓公一句话令人敬佩
发布日期:2022-08-22 22:47    点击次数:118

“现在的岗位没有影响我的工作。”

1980年小平同志接受了奥莉娅娜·法拉奇的采访邀请,这是他在成为中国共产党实际领导人后,第一次单独会面外国记者。

早在这之前,法拉奇就向中国外交部提交过采访小平同志的申请,但两次申请都被拒绝了。

法拉奇并没有灰心,她终于迎来了契机——意大利总统佩尔蒂尼在本年9月准备访华,她想,无论如何也要抓住这次机会。

她再次提出申请。因为佩尔蒂尼和法拉奇的父亲是好友,他向小平同志亲自举荐了法拉奇,称她是一位很不错的记者。

“走后门”的法拉奇终于获得了这次采访机会,在到达中国之后她接见了翻译官施燕华,阅读小平同志生平经历的各种资料等等。

法拉奇足足准备了三天,得益于她的采访习惯,她对小平同志的了解更加深入,她也逐渐明白,这一次的采访意义重大,是向世人“展示”中国的机会!

施燕华

一代伟人——邓小平

1904年8月22日小平同志在四川广安出生,彼时的他也没有想到后来的自己将为中国做出多大的贡献。

1919年秋,他考进了重庆勤工俭学留法预备学校,20年的夏天,他奔赴法国勤工俭学,这时的他才16岁。

毅然决然离开家乡来到法国,他本是对强大的资本主义国家充满了希冀,想要从中学点儿本领回来报效祖国。

可他万万没有想到接下来的5年时间里,他大部分都是在钢铁厂打工,沉重的钢板,黢黑的煤炭,每天工资只有6.6珐琅,一个星期却要工作50个小时以上。

但为了维持生计,他不得不继续工作。也就是在这段时间他明白了,工人阶级被压迫剥削,资本主义没有想象中这么光鲜亮丽。

有苦难也有收获,他在法国结识了影响他一生的好友——周恩来!周总理比他大了6岁,在他的带领下小平同志加入了旅欧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成为了当时最年轻的成员。

于是两人便在法国传播共产主义、团结旅欧青年,同帝国主义和封建军阀展开斗争,联合创办了《少年》、《赤光》等刊物。

困难接踵而至,一分钱难倒英雄好汉,他们思来想去决定通过卖豆腐来解决经费不足的问题,他们的豆腐得到了好评,经费也逐渐充裕。

人生难得一知己,周总理回国继续工作,而小平同志前往俄罗斯进行学习,短暂的分别让他们更加坚定,彼此是分不开了。

这么多年来他们俩依旧保持着联系,小平同志与周总理的革命友谊从来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讲清,他们是同生共死,共同患难的亲兄弟。

1976年1月8日,周总理离开了人世,在进入手术室之前,小平同志紧紧握着他的手,周总理对他说:“小平同志,这一年的工作证明你比我强。”

周总理为他铺好了路,他一直都把小平同志当作接班人来培养。这份信任与厚爱令小平同志在追悼会上多次哽咽,他下定决心要将中国带向新的高度,为国家和人民奉献自己的一生。

不负好友,不负祖国,不负人民,小平同志用实际行动证明着自己。

1977年7月中共十届三中全会,小平同志恢复了原有职位,8月在第十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上,成功当选为中共中央副主席。

从这时起,他长远的眼光以及谋略渐渐体现在一个又一个中国方针上,从对真理标准问题的讨论到创立和发展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理论再到“一个中国,两种制度”的构想。

他的贡献大家有目共睹,中国现如今的快速发展也印证着咱们走对了路,走好了这条路。

虽有质疑, 第25小时有困惑,有难关,但小平同志依旧保持着为人民奉献的初心,坚定不移,温柔又强大。

与各国领导人“吵架”的奥莉娅娜·法拉奇

奥莉娅娜·法拉奇,拥有着“世界第一女记者”、“全球政坛大人物害怕的斗士”、“世界政治采访之母”等这样响亮的名声与标签。

1929年6月29日出生在意大利佛罗伦萨的法拉奇家庭并不富裕,父亲是一位木匠,母亲是一位清洁工。

拮据的生活并没有摧垮他们一家,相反的是,两人痴迷于文学,用仅剩的收入买书,家里堆满了书籍。

法拉奇嗜书如命,因为母亲曾经告诉过她:“当你一无所知的时候,他们就会蛮横地对待你!”法拉奇在后来的日子里回忆起童年往事,她很庆幸父母爱看书,同时也鼓励她多看书。

法拉奇曾说:“家里都是书,虽然我们不富裕但我们把书看得很重要,这是我们宝贵的精神粮食,即使其他邻居并不理解我们。”

知识真的能改变命运,法拉奇读完家里大大小小的书籍,从希腊语、拉丁语、再到英国和美国的作品。她也渐渐明白父母的良苦用心,用知识武装自己,有朝一日能破除这个困境。

1943年9月,盟军开始轰炸佛罗伦萨,法拉奇随父母躲在教堂里,紧张、害怕充斥着她的内心。轰炸开始后,炮弹声、惨叫声不绝于耳,14岁的她终于忍不住,吓得大哭了起来,

她想要寻求父亲的安慰,没曾想过父亲走过来给了她一耳光,紧盯着她:“女孩子不要哭,也不许哭!”

哭泣虽然是释放压力的一种方式,但同时也是懦弱无能的表现。在这一刻法拉奇意识到,她不能轻易哭泣,也不会轻易被打败。

整个童年时代,法拉奇跟随反法西斯的父亲参与了大大小小的集会与活动,父亲的话深深印入她脑海:

“作为一个女人,你得更激烈地战斗。也就是更多地观察,更多地思考和创造。同样,如果你生来贫穷,生存是你最大的动力。”

1945年二战终于落下帷幕,父亲因为一直顽强反抗法西斯主义被佛罗伦萨市民当做英雄,法拉奇也被亲切地称为“小英雄”。

《意大利中部晨报》的新闻编辑室,经家人介绍她获得了第一份工作,从关于舞场的报道开始,法拉奇渐渐地展现出惊人的文学天赋。

她就像是蚌壳里的砂砾,经过时间的打磨,渐渐成为珍珠,焕发出别样的光彩。

她的文章受到意大利全国性杂志《欧洲人》的注意和好评,《欧洲人》为她提供了很好的平台,为她以后的辉煌奠基。

从此她的采访对象不再是小镇上的小小人物,而是一个国家乃至世界上的政治人物、知名人士。

人生经历赋予她勇往直前的力量,她是勇士更是斗士,她不惧权贵,犀利的问话让许多政客都叹为观止。

美国外交家基辛格甚至说过:“‘这辈子做得最蠢的事’就是接受法拉奇的采访”。

《纽约时报》也这样评价她:“法拉奇,这个善于解剖权威,打碎偶像却让自己成为偶像的记者。”

木心说过,生活的最佳状态是冷冷清清地风风火火。用在法拉奇身上毫无违和感,她随心所欲、自由自在,过好自己的人生,传达自己的态度。

两位传奇人物能碰撞出怎样的火花?面对法拉奇的犀利问话小平同志能否从容应对?

“针尖对麦芒”

得知可以采访小平同志的法拉奇抑制不住内心的紧张与激动,早在中国实行改革开放政策后,她就萌生了想要采访这位总设计师的想法。

处在大变革时期的中国,未来的道路该怎么走?这似乎成为全世界都在关注的焦点,法拉奇知道如果能够采访到小平同志,这将为她的采访生涯浓墨重彩地添上一笔。

可以这样说,小平同志也在等一位有魄力的记者,能够提出更有深度和价值的问题,借此机会让世界都看到中国自主发展、改革开放的决心。

1980年8月21日,人民大会堂118厅,小平同志与法拉奇的“博弈”从这里拉开了帷幕。

由于法拉奇提出她要独家报道,这次会面只有5个人:小平同志、法拉奇、新闻司长钱其琛、翻译官施燕华还有一位记录员。

作为拥有丰富采访经验的法拉奇并没有在会面的第一时间就开始采访,她拿出录音笔放在桌上。

面前这位七十多岁的老人,看上去如此和蔼可亲,法拉奇脱口而出:“明天就是您的生日了,祝您生日快乐!”

“明天是我的生日?自己都记不清楚了,我从来不关心自己的生日。”小平同志似乎略有惊讶,幽默地说道。“我是从您的传记上看到的。”由此可见,法拉奇为这次采访可没少下功夫。“不用祝贺我,我已经到了衰退的年龄啦!”

两人有来有回地交流着,看似风平浪静实则风起云涌,果不其然法拉奇单刀直入地提出“伟人画像”的问题。

她说前几年来到中国满大街都是毛主席的画像,但今年我只看到一幅,还是在紫禁城门口,以后你们还会保留毛主席的画像吗?

小平同志并没有被法拉奇唐突的问话所吓到,他只是微微一笑,坚定地说道:“永远要保留下去!”

短短七个字让法拉奇有些震惊,小平同志继续解释道:“我们永远会纪念他!他是我们党和国家的主要缔造者,为我们做的事情是抹杀不掉的。”

法拉奇明白想要挖掘到热点,她必须更“大胆”一些,哪怕这个问题会引起小平同志的不适。

“我有一句话想告诉你,希望您不会因此生气,这不是我说的,您知道吗西方有些人称您为中国的赫鲁晓夫。”

翻译官施燕华有点儿不知所措,但想到小平同志的个性,他不喜欢很平淡、没有什么棱角的问题,有难度的问题能激发他思考,激发他把他要说的话说出来,他对记者一点不怵。

“把我比作赫鲁晓夫是愚蠢的。”果然,小平同志只是笑道,没有丝毫怒气,语气平易近人地说道。

法拉奇认为赫鲁晓夫反对斯大林,他是个英雄,她认为中国人也会反对毛主席,可小平同志却说。

“我要告诉你,我们决不会像赫鲁晓夫对待斯大林那样对待毛主席!”他还要求法拉奇把这句话记下来。

小平同志的回答实在是让法拉奇挑不出毛病,她终于忍不住直接问起:“为何您总是当二把手?是有什么秘密吗?”

或许是早已料到,小平同志笑着说道:“哪有什么秘密,只是当时的我爱说些实话,觉得我还有那么些作用。”

如此坦然让法拉奇也没曾想过,她刨根问底地说道:“毛主席说您开会总是喜欢坐边上,耳力不太好。”

“是的他说过,但他的这些话并不是针对我一个人。”小平同志回答道。

法拉奇的招数被小平同志轻而易举地瓦解,颇有一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

但法拉奇还是很开心,小平同志的开朗大度让法拉奇更加敬佩,第二次谈话结束时,小平同志还幽默地问道。

“怎么样,我考试及格了吧!”法拉奇笑着说道:“非常精彩!”

回国后的法拉奇忍不住给小平同志写了回信,信中满是对小平同志的赞美。法拉奇亲口对翻译官施燕华说“我爱中国”。

在信尾她写道:“采访您是我的宿愿。我曾经还在担心语言不通会让我们交流起来有些困难,但交流后发现这不是问题。”

法拉奇的报道被发表到了《华盛顿邮报》上,引起了强烈反响,小平同志的胸襟和坦然让全世界对中国的看法有了新的改变。

法拉奇说小平同志就像她的父亲,无论她问什么样的问题,他总是会包容我,耐心地解释。

小平同志的目的达到了,而且效果出乎意料地好,法拉奇向世人展示了中国二代领导人的风范,以及加深了世界对中国的了解。

小平同志是伟大的,他的真诚、大度赢得了法拉奇这位“刁钻”记者的敬佩,这场“双向奔赴”最终也画上了完满的句号。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