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山东东艺数字科技有限公司 > 艺术协会 > 1943年,李士群吃下日本妇女的牛肉饼,死后尸体紧缩如猴子
1943年,李士群吃下日本妇女的牛肉饼,死后尸体紧缩如猴子
发布日期:2022-08-23 10:07    点击次数:172

图源网络

上世纪30年代,国内局势混乱不堪,日本人与国民党之间明争暗斗,利益的背后尽是染红的鲜血。而这时,“汉奸”们纷纷趋利避害,冒出了头。

在臭名昭著的民国十大汉奸中,汪精卫独占鳌头,与日本人的关系异常亲近。而他手底下也纷纷效仿,但机关算尽的背后,却是“误了卿卿性命”,最后下场一个赛过一个凶残。

李士群

不过,在这些死因各异的汉奸们里,一名叫“李士群”的汉奸死状怪异,引起不小的轰动。其原因是死后身体干瘦,好似被人抽干了血。

至于为何如此?要从李士群被日本特高科邀请前去赴宴说起!

命绝日本人之手的大汉奸

1943年9月6日,一封情报送进上海极司菲尔路76号,也就是汪伪政权在上海市成立的特工组织。

图源网络

“李君,特邀你与熊剑东前赴家宴,化干戈为玉帛。”署名是日本特高科科长冈村。

熊剑东是上海保安处处长,也是李士群的死对头周佛海的左膀右臂,他们自然是水火不相容,经常给各自的工作平添麻烦,有时也会妨碍到日本人的计划。

不过,李士群清楚,这封邀请函绝对不会像字面上那么简单,说不定这就是日本人专门为他设置的鸿门宴。

图源网络

李士群进退两难,去是危机四伏,不去的话肯定被日本人揪住小辫子,最后得不偿失。

李士群叹了口气,说:“还是要会一会这群诡计多端的小鬼子,只要我小心谨慎,应该出不了意外吧!”

他决定饭菜烟酒不沾嘴,坚决不吃任何可疑的东西。而且还派遣几十名特工埋伏在岗村家周围,也算是对日本人的一种威胁。

图源网络

然而,李士群的应对之法,对于一张坚不可摧的大网而言,不过是螳臂当车,不自量力。

当天晚上,李士群穿好轻薄的防弹衣,坐上防弹专车抵达岗村家。他小心翼翼地下车后,叮嘱周遭的特工们:“如果我两个小时内没有出来,你们直接冲进去,绝不可耽误。”

见冈村出门迎接,他立即换了张笑脸,客气地说:“我与熊的事情,不好麻烦岗村先生,我们就当叙叙旧,家里还有客人等着呢!”

图源网络

先到一步的熊剑东则满脸严肃地站在旁边,显然,他也是极其不情愿地赴宴。

就这样,各怀心思的三方入座,一场大戏即将开演。

饭桌上,李士群看着琳琅满目的菜肴,却始终不敢动筷,甚至杯中的美酒也只是闻了闻,依旧原封不动地放回去。

“李君,为何不吃?难道菜不合胃口?还是对我有防备啊?”

李士群

冈村直勾勾地盯着李士群,仿佛已经看出他的心虚。而熊剑东则奸诈地笑着,说:“李副主任,这可是岗村先生特意为我们的和好做的席面,莫不是你想驳他的面子?恐怕你得罪不起吧!”

李士群恶狠狠地盯着故意挑事的熊建东,后察觉失态,连忙遮掩说:“岗村先生的好意我心领了,只是内人照顾我肠胃不适,特意做了糖粥给我,我现下并不饿!”

图源网络

冈村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满脸不悦地盯着他,饭桌上的气氛一下冷到冰点。

李士群见状,只能做做样子,轻轻夹起岗村与熊剑东之前进食过的饭菜,忐忑地放到嘴里。过了好久都没有发现不适反应,但他依旧不敢掉以轻心。

饭桌上的三方各自说的场面话,冈村极力劝说李士群与熊剑东为“大东亚共荣圈”能通力合作,而李士群与熊剑东打着哈哈,回应道:“只要对方不主动招惹,愿意达成统一战线。”

图源网络

很快,这场戏演到了末尾,李士群身心俱疲,想要早点结束这场无关紧要的宴会。他说:“冈村先生,内人担心我身体,来前反复叮嘱要早些回去,我恐怕无法久留。”

冈村不紧不慢地说:“李君有位好妻子啊!我的内人也想为我们出点力,她特意做了牛肉饼,作为这场宴会的结束餐,还请你能赏脸。”

说话间,一名女子端着餐盘进来, 第25小时坐定后,她餐盘中的牛肉饼分为三份,用小托盘递到了李士群的面前。

图源网络

那名女子说:“按照日本的待客礼仪,这第一份要献给最尊贵的客人,还请李君尝尝手艺。”

李士群表示感谢,却迟迟不敢动筷,直到岗村与熊剑东都拿到牛肉饼后大快朵颐,他才夹起盘中的牛肉饼,放到嘴里细细品尝,依旧没有察觉出奇怪的味道。

“李君,熊君,望以后我们能继续友好合作!”冈村说完,热情地把李士群与熊剑东送出门外。这场紧张万分的宴会终于画上句号。

图源网络

三人道别后,李士群在特工的保护下,回到了家中。妻子叶吉卿连忙上来迎接,但他却顾不上搭话,径直冲向洗手间,忍痛将宴会上的食物全部抠了出来。

李士群蹲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说:“吃的东西应该没问题,吐出来后,更不会有危险了。”他整理好衣服,让妻子请来好朋友汪曼云,商谈要事。

汪曼云是汪伪政府司法部次长,与李士群利益勾结,在官场上狼狈为奸。因此,他们的约谈无非是“得到日本高层的认可,以后做事更加方便……”等之类的话。

汪曼云

深夜,紧张了一天的李士群安然进入了睡眠,睡前还在为自己的优秀表现洋洋得意,畅想着权势富贵的未来,但他想不到,那场“自感良好”的宴会,竟然成了自己的催命符。

第二天下午,李士群突然上吐下泻,一度恶化到把胆汁吐出来的程度。他痛苦地哀嚎:“快,请医生,最好的医生。”

然而,医生的一番话,却让李士群彻底崩溃。

图源网络

“李副处长,您不是普通的腹痛,应该是霍乱。您最近有接触到不寻常的东西,或者在哪里吃过饭吗?”

“是日本人,他们要害我!还有救吗?”李士群绝望地盯着医生。只见对方遗憾摇头,表示这是种含量极高的霍乱病菌,已经回天乏术。

要知道,日本人曾经派出1万兵力在中国成立“731部队”,专门进行病毒研究,甚至残忍地将中国同胞作为实验体,致使10余万中国人丧命。

图源网络

而李士群之所以患上霍乱,就是因为日本人研究出的阿米巴病菌。其厉害程度能使人在一两天内毒发身亡。

他终于反应过来,是日本人下的手,但为时已晚,在最后的时光中,他已经完全进入脱水状态,浑身上下几乎都是疼痛的地方。

李士群无法忍受折磨,几次央求妻子叶吉卿开枪杀了自己。但还是毒发身亡,罪恶的人生定格在1943年9月10日。

图源网络

原先设宴的冈村得知李士群死后,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对妻子说:“牛肉饼没有问题,但是,独独递给他的托盘上涂满了阿米巴病菌,他的死是注定的。”

当汉奸李士群是的死讯传到全国后,无一不在为这个大汉奸的消失感到欣喜。但令人想不到的是,这桩锄奸案的背后,不止是日本人的谋划,也有蒋介石与汪伪政府的暗中勾结。

李士群究竟做了什么事情?为何引得群起而攻之呢?

投敌叛国的转折

李士群

李士群是被定在耻辱柱上的人,但他原来也是位积极爱国的共产党员。

1903年,李士群在浙江遂昌出生。父亲早亡,母亲不想儿子没有出息地穷苦一生,便四处打工赚钱,将他送进了私塾。

那时,李士群明白母亲的苦心,也清楚家中绝境,他奋发图强,终于考上了东海大学。期间也接触到革命思想,参加过学生运动。

图源网络

当时,苏联作为我国革命的榜样,不少人都前去留学,李士群也凭借着优异成绩,跻身行列中,期间还结识了富家千金叶吉卿。

如果说人有黑白之分,那此时的他是单纯的爱国青年,曾立下将终身奉献给革命事业的诺言。

作为中国共产党最早接受过特工训练的留学生,我党对李士群给予了非常大的信任,将其安排在重要的地下联络站,而他的确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中,未曾出过纰漏。

汪精卫

可是,国民党的一次抓捕行动,彻底改变了李士群的人生轨迹。

“快点交代,不然没你好果子吃!”

李士群从昏迷中醒来,距离自己被抓进“牢”里已经过去一周时间。他经历了各种各样的刑具,身体和精神已经到达极限。

当看到凶神恶煞的国民党特务正拿着烧得通红的烙铁朝自己走来。李士群大喊道:“我愿意为国民党效劳,求你们放了我!”

图源网络

他的叛变,令着手准备救援活动的我党人士猝不及防。然而,更让人想不到的是,他并未说出我党的主要人员,只是将无关紧要的情报透露给国民党,谋求出一条生路。

因为李士群的叛变并未给我党带来实质性的伤害,所以组织上决定,对他实施策反行动。但他接下来的残忍行为,却让我党也忍不住除之而后快。

在完全投敌国民党后,李士群的野心也越来越大。他先是在军统工作,后又转入中统。

李士群

李士群被利益蒙蔽双眼,开始自掘坟墓。

那时,因为李士群叛变之初并未向我党报告,但在后来的任务中,与其接头的我党人士察觉异常,向组织汇报了情况。

很快,一件密令交到了他的手中:“前中共地下党员丁默邨已经确认投敌,予务必除掉。”

图源网络

丁默邨是汪伪政府中的超级特务,其罪行累累,被人称作“丁屠夫”。尤其是叛变我党后,将我党情报事无巨细地透露给国民党,导致大量人员伤亡,地下党脉络遭遇重创。

可是,我党组织并不清楚,李士群早早地搭上了丁默邨的线,两人狼狈为奸,决定将顶头上司史济美(中统上海区区长)的命,换取我党的信任。

虽然行动胜利,史济美命陨当场,但其师傅徐恩曾认准了是李士群做局杀害自己的爱徒。他随即下令,将李士群下了大牢。

徐恩曾

作为妻子的叶吉卿得知此事后,主动向贪色的徐恩曾献身,以“一夜春光”保住了丈夫李士群的性命,也让他完全变成了黑心的坏人。

李士群说:“没有权力就会任人宰割,我会牢记住这种耻辱,未来只为‘利’办事。”

1937年,全面侵华战争开始。李士群瞅准时机,抱住了日本的大腿。与日本特高科川岛芳子交往密切,很快成了日本高层的红人,其势力能与汪伪政府的二号人物周佛海分庭抗礼。

图源网络

与此同时,李士群在上海市极司菲尔路76号创办中统情报局,也被称为“76号”,受汪精卫管辖。

这座如同炼狱般的情报处,离不开李士群发明的刑具、刑罚以及刑讯手段,他的邪恶心肠给给我党人士留下了终身难忘的痛苦。

值得一提的是,李士群因为大张旗鼓的讨好,成了我党公知的叛徒。

图源网络

此时的李士群已经达到了鼎盛,不仅乱杀戴笠掌控的军统特工,有时还会对汪伪政府的高层人士动手,连汪精卫的命令都推脱再三。

另外,他还打着日本人的由头,中饱私囊,滥杀无辜,这让日本高层隐隐有种掌控不住的感觉

三方势力的心中都对李士群有了忌惮之心,这也预示着他活不久的命运。

合力除之,必死无疑

蒋介石与戴笠

1943年,蒋介石与戴笠协商,务必尽早除掉李士群。此时,原本归属于汪精卫的周佛海也有了投靠蒋介石的想法,他得知戴笠对李士群的仇恨后,决定以“李士群之命”作为自己进入国民政府的垫脚石。

周佛海

在双方不言而喻的合作下,一张揭露李士群罪行的诉状抵达了日本特高科科长冈村的手中。他怒气冲冲,决定去掉这个功高盖主的小人,于是才有了那么一出“鸿门宴”。

李士群带着不甘离世,其妻子叶吉卿猜出真相后,也不敢声张,仓皇逃回国外后,还是被我党人士抓来回来,以“汉奸”处置。

叶吉卿

日寇在我国犯下滔天罪行,无论岁月如何变化,这都是不争的事实,但那些卖国求荣的同胞的背叛更令人痛心,他们一时风光,却死的凄凉,其名字也会永远遭人唾骂,与日本军国主义一般,永远无法被国人原谅。



相关资讯